SHE-I/阿血です。
灣家人。
暴雪腦殘粉。
同人活動半退役狀態。
全職本命:林方/于遠/
喬all/all皓。
沒有雷的CP只雷BE。
 

生存報告

那個、我被男人的PP拐走

現在在守望先鋒坑邊,

全職暫時不會有產出喔......_(:3 」∠ )_

取關請隨意_(:3 」∠ )_


查看全文


"臥槽老流氓你幹啥!?"

"替方警官搜身呀!"

"反了吧而且你摸哪啊?"




裡面也要好好檢♂查喔

查看全文

其實銳銳講電話時老林已經在家門口了(。

阿血太太生日快樂!!!

肉!!是肉!!! 


 

Chocolate:

我趕上了O口Q!!

全圖發不發讓阿血太太決定吧...
還快去跟阿血太太說生日快樂~哄他老人家開心了搞不好就發了(靠


堆不機我開玩笑的(跪著)...請去向壽星領取全圖

查看全文

"老林~~~"

林敬言:臥槽!?

興欣銳+呼嘯銳+藍雨銳的老流氓修羅場(?)

比起年輕小夥子,還是老練老林的棒棒好......

【林方】有缘千里来相会

正被開學和姨媽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久旱逢甘霖!

老流氓的修羅場哈哈哈哈哈

山有木兮林有方:

 @林方深夜60分 啊卧槽我迟了呜呜呜orz

甜!放心吃!


还有 @87級小治療求組 卧槽生快,拼死赶终究赶上了(。

……是农历生快,农历(眼神死


01


  林敬言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做梦。


  不单是梦,还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那种梦。……不然他好端端的干嘛梦到四个方锐齐刷刷站在他面前了?


  他心有点累。拜托老天爷,我是很喜欢方锐啦,抓心挠肺求而不得心塞无比啦,可是这一次塞我四个也太夸张了吧?还是个梦,太坑爹了。


  方锐们显然也是懵逼的,一起瞪大他们真诚的双眼,喊:“林老师/团长/敬言/老林?!”


  ……什么情况?林敬言狂撸头发。


  


02


  “我说真的林老师……你再这样撸头发会秃顶的。”


  “你连这话都说得跟方锐一样啊!”林敬言持续震惊。


  “……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我就是方锐啊。”眼前穿着白大褂的‘方锐’叹了口气,无奈地说,再指了指他旁边的另外四个:“我们都是。”


  眼前的另外三个方锐显然比林敬言更快地接受了现实,严肃地一起点头。


  “对不起这位方锐大大。”林敬言看着他,“你能把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吗?我文科生……”


  “你知道吗,我现在超想念林老师的……起码他听得懂我说话……”方·搞科研的·锐掩面不忍直视。


  林敬言也是没有想到,自己临睡前看的新闻与科普那么快就派上用场了。


  据这位搞科研的方锐说,他来自很久之后的将来,那时候人类已经能熟练地观测并运用引力波,并以控制其波长与振动频率进行星际航行与时空穿梭——等等等等并夹杂着很多专有名词——而他与他的林老师则是观测引力波的科研人员之一。


  然而他今天……有点心不在焉,不小心犯了点计算失误,导致了过度的时空扭曲。本来只是想把自己从工作地点转移回家,一不小心直接把自己穿回一千年前,还捎带上了别的时空的几个方锐。


  “不要紧的,林老师很快就来救我回去了。”搞科研的方锐安慰着其他人,“毕竟咱们研究初期的时候类似的事儿发生得多了。上次他还回到侏罗纪了呢……”


  他眼神一暗,说:“虽然我现在不太想看到他就是了。”


  “怎么回事?”林敬言与其他方锐的八卦魂顿时燃烧。


  他托了托眼镜,咳嗽一声,说:“他情商有问题,不想理他。”


  “何谓情商?”一个身穿锦袍手摇玉扇的方锐虚心求教。


  “也就是说不解风情……”身边的军哥哥方锐友好地回答。


  “咳!”白大褂方锐继续咳嗽,脸红了红:“是挺不解风情的,我告白了好几次他都听不懂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,怎么可能啊?”


  “装的吧?”


  “诸位所言极是……”


  然后四人一起看了看林敬言,住了嘴。


  “行啊,真当我不存在了啊?”林敬言都气笑了。


  唯一穿得比较正常的方锐翻了个白眼,说:“得了吧,你就没有做过这种欲擒故纵的事儿?”


  我冤啊。林敬言想说。……我不是故意的啊!我是真不敢那么快尘埃落定啊!做人谨慎些不好吗!不好吗!万一他没有想清楚怎么办啊!


  “我想得很清楚的。”这个方锐低声说,“不清楚的明明是他。……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根本不喜欢我。”


  他突然抬头,说:“哎老师喊我回去啦,我得走了不然他会担心的。”


  “你再努力一下下吧。”林敬言说:“我估计你说的另一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。他大概就是……怂了……”


  方锐哈哈一笑,眉眼弯弯:“好!”


  然后刹那之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
  


  03


  始作俑者拍拍屁股走了,余下他们四人面面相觑,一脸忧虑。


  “呃,反正愣着也没有事做,”军哥哥方锐为了缓和气氛,率先开口:“不如咱聊个天儿?自我介绍一下?……我瞧你们也不用太担心,另外那个我回去帮老林了,咱们肯定也能回去找大家的老林的……”


  “你是当兵的?”林敬言打量着他一身穿得不太正统的军服,姑且一问。


  “不是正统的军队啦,咱们呼啸是个小型佣兵团,规矩没有正统军队那么严格……当然团长对我是特别宽松一些。”他挺了挺胸,一脸骄傲。


  ……果然在哪一个次元里林敬言都对方锐特别好啊,林敬言无奈地想。


  “先不说咱们了吧,你在这里又是干嘛的?”军哥哥方锐提问。


  “啊,我跟方锐……这里的方锐都是打游戏的……算是电子竞技吧。”


  “听上去好厉害啊。”军哥哥方锐说:“我们这边只有雷霆会用电子机械,肖时钦可难缠了……”


  “电子机械是何物?”锦袍方锐再次不耻下问。


  “就是……反正是很厉害的东西,跟你说你也不懂。”林敬言想玩玩他,故作深沉地摇头。眼前的锦袍少年看上去比方锐刚刚来呼啸的时候还小,让他忍不住起了玩心。


  少年还没有发作,军哥哥方锐却突然脸色一沉。


  “林敬言这人果然走到哪都一个样,讨厌死了。”


  “同意。”


  “附议。”


  ……苍天哪,我冤啊。莫名躺枪的林敬言在心里喊冤。


  “所以他到底怎么你了?”林敬言心里惴惴不安。


  “就是你刚刚说的那句!‘跟你说你也不懂’!”军哥哥猛地一拍桌子,开始愤怒地数落林敬言:“老把我当小孩儿!我刚刚跟着他的时候是小孩儿没错!我都成年好几年了好吗!什么困难的任务都自己来!谁说都不听!大家都推举我做他搭档,他还不肯要!偏要自己一个耍威风!”


  这微妙的OOC感是怎么回事……反正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对方锐的。于这个世界的林敬言而言,方锐由一开始就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。他首先是作为一个于呼啸有益的奇才,而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到他的身边的。他对方锐有绝对的信心,也为他的才华感到骄傲。


  可是——林敬言又继续想,那如果方锐是被他养大的,他们又活在刀剑无眼的战场上呢?如果是这样的话,他可能会想方锐不要过跟他一样的生活,会想这个小孩能平平安安地活下去啊。他觉得那边的林敬言的犹豫也不是不能理解的。


  “那个林敬言知道你喜欢他吗?”


  “谁、谁喜欢他了!”


  “……那他喜欢你吗?”


  “……”方锐茫然良久,说:“不知道。”


  “肯定喜欢的。”林敬言说:“就好像你喜欢他一样——跟他说吧。他也应该明白,除非你跟他待在同一个战场上,否则你们不可能在一起的。”


  林敬言无法想象他自己不喜欢方锐的这个可能性。每一个时空的他们的职业、年龄甚至是性格都有微妙的不同,可是唯独这个人是不可取替的吧——他想。  


  “能遇上都是缘分,不容易。”他苦口婆心地说:“要珍惜啊。”


  军哥哥方锐翻了个老大的白眼:“天哪,连这念佛的语气都跟团长一样……”


  “走走走,快回去。”林敬言挥了挥手。


  “行吧。”方锐随意地摆手,慢慢地消失了。


  


  04


  “所以,现在就剩下我跟这位大哥哥了吗?”


  “什么大哥哥啊,他就是你嘛。”林敬言看着眼前的少年,无奈地说:“是说,你几岁了?”


  “刚满十六!我肖蛇,敬言比我大了八岁呢。”


  卧槽,禽兽啊!林敬言心里暗骂另一个自己。十六岁在这边还未成年呢吧,也不知道毛长齐了没有……


  “其实我小时候还得喊他一声哥的。”这个方锐也很是健谈,三言两语交代了背景:“咱们忠君侯方家跟他们靖国公林家世代交好,我跟敬言哥是一同长大的。”


  “他大了你八岁呢还怎么一起长大……他看着你长大还差不多。”


  “好吧,他是看着我长大的。”锦袍方锐无奈地换了说法:“我娘死得早,打小敬言哥就像我娘一样关心我,督促我用功,我不乖的时候还打我屁股。”


  “……”被说像人家娘亲还真是独特的体验啊。


  “啊因为他是庶子,在林家不是很受欢迎,所以三天两头就往我家跑,我小时候一看到他就逃,总怕被他问功课……”


  说着说着,他苦笑起来:“现在我不逃啦,他却不肯再见我了。”


  “为什么?”两人同时问。


  “敬言要娶亲啦。”少年低头:“他说再拖也不是个办法,京中也开始传些不大好听的流言了,对他对我都不好,还不如就此断了干净。”


  “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?”又是世俗拆散好姻缘的典型套路啊。


  “我当时直接就给了他一拳。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“其实我当时也是太冲动了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也是应当的,他没做错什么。”他微笑着说,眼里一片死灰般的平静:“也当是这样了吧,我家也在替我物色人选了……虽说我头上还有四个嫡亲兄弟尚未娶亲,不过也拖不了多久吧。”


  “看到其他世界里的我们能在一起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”他笑,“起码这证明我们还有一点缘分……虽然我此生大概是不能触碰了。”


  林敬言正在无言,一旁一直没有发言的方锐站了起来,走到另一个自己面前,盯着他不放。锦袍少年被另一个自己盯得浑身不自在,目光游弋不敢看他。


  “你还知道不敢看着我?那时给老林一拳的勇气哪去了?”这个方锐冷笑一声,说:“说你是方锐都丢了外头所有其他方锐的脸。”


  锦袍方锐不服气了,反驳:“你知道什么!敬言等了这门亲事那么久!靠着这姻亲关系他在家也不止是个庶子那么简单了,他才能在那群猪猡面前抬起头来……”


  “你少找借口,林敬言是那种要靠女人才能抬得起头来的废物吗!他要是这样的人我们哪儿可能喜欢上他!”有力的斥责让锦袍方锐垂下头来。


  “你还小,或许还不明白,可是……”他缓了口气,声音柔和了点:“一段感情里有缘固然重要,可是所谓的缘分,除了相遇的缘,还得双方尽了自己的本分,才有可能圆满的。”


  “而你,你摸着自己良心想想,你真的尽力了吗?你真的舍得吗?你现在什么都不做,将来不会后悔吗?”


  林敬言莫名有种感觉,这人难得成熟的一番话,除了是讲给少年听,更多是讲给他自己听的。


  “……会。”过了很久,少年开口。


  “我不知道现在把他拉回来,我们的结局会如何。”他一字字说:“可是……你说得对,我压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与其他人结那良缘……我会后悔得疯掉的。”


  “嗯。”方锐微笑,说:“回去吧。”


  少年几乎是急不及待地转身,往前跑了两步,便失去了踪影。


  


  05


  剩下来的这个方锐转过头来,静静地看着林敬言。


  “感觉好神奇啊。”他说:“看着那么年轻的你……不过你这个时候已经老说自己老了吧?”


  他顿了顿,问:“你现在几岁?”


  “二十三……”


  “那就是我刚刚进呼啸的时候吧。”他笑了笑:“不知不觉都那么久了。”


  林敬言打量着眼前的方锐。这个方锐比起之前的几个都要年长,看上去大概三十多岁吧,岁月褪去了年轻时的毛躁不羁,却没有夺去他的朝气,无论过了多久,他还是林敬言的阳光。
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才是你认识的那个方锐的?”


  “由你一开始喊我老林的时候。”只有这个人呼唤自己的时候,他的身心才会有所回应,恨不得整个人都随着自己的声音奔到他身边。


  他愣了愣,苦笑:“也是呢。你现在是很喜欢我的。”


  林敬言盯着他,莫名觉得恐惧:“……之后呢?”


  “之后?……我也想知道啊。”方锐坐下来,叹了口气,“林敬言,我现在是真搞不懂你想什么了。”


  “那么多年了,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,我们也不是没有过要分开的时候,可是那会儿无论我们相隔多远,你都会一直注视着我,我们心里都是有对方的。可是现在……”


  方锐看进林敬言的眼睛深处:“你知道你昨天——我那个时间段的昨天,你对我说了什么吗?”


  林敬言摇了摇头,方锐笑了笑,继续说:“你说你受不了了,说你爸病得快死了,临死前的愿望就是看着你娶上个好媳妇,你不能让他失望。我问你到底想怎样,想分就分,我也不想做这个大坏蛋,坏了你这孝子的好名声。”


  “毕竟我们都那么久没说上话了,看在大家相爱一场的份上,我麻利点滚远就是了,不碍着你找好媳妇了啊。然后我们打了一架,我还顺手把你妈织给我的那条破围巾丢给你了,我知道是我对你们家不住,可是我实在生气啊……”


  “本来是想一觉醒来就跟你提分手的,谁知道一睁开眼就又看到了你。”


  林敬言默默地听他说完,说:“那你现在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?”


  “有。”方锐说:“我有个更好的方法。”


  “你说?”


  “刚才那几个方锐本来是会走向不同的结局的,科学家会因为林老师始终感受不到他的心意而放弃,军哥哥会因为误会而跟林团长渐行渐远,那个侯府老幺会眼睁睁看着他的敬言哥娶妻生子。可是显然,他们回去后事情会有所转变。”方锐慢慢地梳理,“所以我想,我的结局应该也能改变。”


  “逻辑上是这样没错。”林敬言点头。


  “所以我在想,反正你这个时候还没对我表白,不如索性就别说了吧。”


  方锐说:“没有开始的话,也就不会结束了。”


  


  06


  “理论上这的确是对我们伤害最少的方法。”一阵沉默后,林敬言同意颔首。


  “对呀。”方锐轻松地挥挥手:“所以你就当是为我好,快找个女朋友然后忘了我吧,反正最后都是BE,何必要走这条路。与别不同很辛苦的……”


  “可是我不想这样。”


  “啊?”方锐有点不耐烦地皱眉,烦躁地挠头:“你听不懂我说话吗……”


  “我懂。可是我不乐意。”林敬言摇头,一脸坚决。


  “……”方锐看着他的表情,突然就说不出话了。他太了解这样的林敬言了,这些年来,每当这人露出这样的表情,压根没有人能说服到他。


  然后他想,昨天林敬言默默离开的时候,脸上又是什么表情呢?他怪责林敬言偶尔的懦弱,可是他自己呢,他到底多久没有仔细看过这个人了?


  “我给你看点东西吧。”林敬言说,走到书桌前,打开了最底层的抽屉。方锐看着他捧出来的东西,瞪大了眼睛。


  林敬言手上捧着的是一团崭新的毛线——严格来说,是一条半完成的围巾再加一团尚未完成使命的毛线。毛线是很普通的那种毛线,或许因为他动作笨拙,有些纠结在一块儿了,之后还得细心地把它们分开。颜色是最简单的深蓝色,没有任何潮流触觉可言,可是配什么衣服都好看。


  林敬言把围巾往方锐脖子比了比,笑着问:“好看吗?”


  “你、你不是说……”


  “我也是爱面子的啊,如果你说丑哭了不肯收怎么办啊。这还是我第一次编围巾呢。”林敬言无奈地说:“说是我妈为了慰劳队员特地多编一条,听上去起码冠冕堂皇点,而且你胆子再大也不敢笑我妈的手艺吧……我是这样想的。”


  方锐伸手,紧紧攥住那条后来留在他身边十多年的围巾,慢慢红了眼睛。


  “……丑死了。还土。跟你一样。”他说。


  “可是你还是很喜欢啊,不是吗。”


  “……喜欢啊。”方锐低头不让林敬言看到他的表情,却无法自制地说出直率的告白。


  无论如何,他终究还是会喜欢上这个人——


  “毕竟我编了那么多天了,还是很想送出去啊。”林敬言说:“可是如果这是你的希望的话……”


  “什么希望?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?”方锐顾左右而言他:“倒是你快点编好它吧,那个小鬼收到你的礼物肯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
  “你刚还嫌弃来着……”


  “嫌弃归嫌弃,高兴归高兴嘛。我就是他他就是我,他想什么我都知道。”方锐一脸理所当然地说,眨眨眼:“好了我也得回去把我的破围巾追回来了,我也得好好跟那家伙聊聊。”


  “哎,你等等。”


  方锐转过头,直接被林敬言一把抱住了。


  “谢谢你,方锐。”


  谢谢你纵使被未来那个愚蠢的我伤害了,却终究没有放弃希望,还肯努力书写我们的未来。


  方锐愣了一会,回抱了他,轻轻地说:“我也谢谢你,林敬言。”


  谢谢你明知道我们的未来或许有一天会变得丑恶,却还是肯对当年的我说这一声喜欢。


  “能遇见你,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吧。”


  


  07


  林敬言悠悠醒来,看了看手机,三点多。


  他睁着眼睛好一会都睡不回去,不禁烦恼地翻了翻身。他刚才彷彿是做了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梦,却怎么想都想不起来。既然睡不着那就刷刷微博吧……他这样想着,打开了微博,刷新前看到自己刚刚转发的那条微博还留在首页上。他看不太懂那个科普贴,可是网友的评论解说很简单,他当时看了评论后,就转发了一下。


  好像有点装逼还有点矫情,可是他当时就是这样想的。明天方锐起床看到了,恐怕又要笑好一会儿了。他想着方锐的笑容,自己也跟着高兴了起来,边在心里想着差不多是时候告白了,边慢慢沉入了梦乡。


  他刚刚那条转发,是这样说的——


  “无论身处哪个时空,我都会被吸引到你身边。”


  


  


  FIN.


  


  其实这篇文想说的是……缘分这一命题吧。


  我是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是很奇妙的,真的有缘的人无论如何都是会相见的,就跟林敬言跟方锐一样,无论在哪个时空,无论他们实际上的关系如何,总之他们是一定会相遇的。这就叫缘。


  可是遇见之后又如何呢?我觉得如果凡事都交给老天注定的话也太坑爹了,所以老天大概也就是把该在一起的人安排在一起而已,之后真的要长久相处下去,那就得靠这个“分”字了。我觉得这指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相处该尽的本分,该如何包容对方、理解对方,在对方需要自己的时候给予支持和温暖,还得付出努力维系感情……等等等等。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话,哪怕是金玉良缘也会被自己糟蹋的。


  嗯我后记不喜欢写太长(。反正我想说的都已经表达出来了,看不看得懂……就看你我的缘分了嘻嘻(。




查看全文

有種BLgame的既視感

竹馬、冰山、腹黑、傲嬌任君選!


不約,5P我們不約。

撸了林方小薄本在CWT42出,真的很薄所以只有1P試閱(。

甜肉舖攤宣

一有空就想畫些莫名其妙的東西......


于遠 cos SilentHill

(因為都拿重武?)

三角哥 x 護士姐 不拆不逆~

新年第一發!(各種意義上)

P1橙皓--皓群腦洞你懂der

P2(看不出來的)葉皓--葉修一招連突觸發劉皓出血效果!

新年快樂~

今年去雷霆崖跨年,只玩一小時果然還是無法升到88級XD


不知不覺畫全職一年多了,畫力已經復健到想填遠古時代的坑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© 87級小治療求組 | Powered by LOFTER